跟风美国页岩气革命的是非

 新葡亰冶金矿产     |      2020-02-14 08:02

鉴于页岩气从勘探、开采到入网并最终销售,有着一条漫长而高风险的产业链,且同国家的能源政策、天然气产业政策息息相关,页岩气产业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势必面临诸多挑战,特别是矿权这个重大壁垒。  国家能源局10月30日发布《页岩气产业政策》,有业者高度精练地用“引导”、“扶持”和“补贴”三个关键词总结了这一政策,即将页岩气开发纳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对生产企业直接补贴,对开采企业减免多项税费等多项扶持细则。不过,笔者认为其实还应加上另一个关键词,即“市场化”,政策同时明确了页岩气开发的市场化方向,鼓励各类投资主体进入页岩气勘探开发乃至销售各环节,实行市场化定价机制。在这一政策的鼓励下,我国页岩气将在未来几年迎来快速发展期。  我国可采页岩气资源潜力,按国土资源部发布的权威报告为25.1万亿立方米,超过美国,可采储量居世界首位。这份家底令决策层对未来寄予厚望。按照页岩气“十二五”规划,到2015年我国页岩气要实现探明地质储量6000亿立方、可采储量2000亿立方、开采量达到65亿立方,到2020年页岩气开采量达到1000亿立方。然而,国土资源部的最新统计报告又显示,去年中国各地共钻探页岩气井84口,其中仅两口井有气,而且还不是经济气。截至目前,全国共实施各类页岩气钻井130口左右,其中实验或勘探井129口,具有商业价值的为零。同时,据国土资源部内部的一项统计,去年页岩气产量约3000万方,今年预计可达2亿方,算上2011年的开采量,近三年开采页岩气还不足3亿方,距离“十二五”规划的开采目标还太遥远。  此外,鉴于页岩气从勘探、开采到入网并最终销售,有着一条漫长而高风险的产业链,且同国家的能源政策、天然气产业政策息息相关,页岩气产业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势必面临诸多挑战,因此,这一政策所能给产业带来的红利,恐不能高估。  首先,页岩气产业政策实施过程中面临的一个重大壁垒便是矿权。尽管国务院在去年已经明确将页岩气确立为第172种独立矿产,迄今也已开展了两轮页岩气区块招标,包括“三桶油”及民营企业、地方国企和非油气央企等近百家单位参与角逐。第三轮招标目前也在紧锣密鼓筹备之中。但红红火火的招标,却并不能掩盖页岩气矿权面临的尴尬,即页岩气资源区,绝大部分与“三桶半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以及陕西延长石油)的油气田高度重叠。也正因为此,两轮招标拿出来的区块,均是一些难以开采的边角料区域。尽管业内多有呼声,要求“三桶半油”拿出优势区块招标,但要动他们的“奶酪”,谈何容易。而拥有诸多常规天然气资源可供勘探开采的“三桶半油”,对投资页岩气的风险精打细算,态度谨慎,至今也只打了100来口井。这就是说,虽然政府通过政策鼓励各路资本参与页岩气勘探开发,但真正能进入市场,供大家分享的有利区块却极为有限。矿权瓶颈从根本上制约了页岩气的投资和开发。  其次,投资页岩气产业的企业如何退出。美国页岩气革命的成功,一个重要的制度优势便是退出机制,即借助于美国发达的投融资制度和产权交易市场,投资页岩气产业的企业可在任何一个环节顺利退出,而不必等到最终开采出工业气流方能获利。而目前我国受页岩气区块招标相关制度的制约,参与页岩气开发的企业,还无法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快速便捷地退出。页岩气勘探、开采市场退出机制的缺乏,导致页岩气的相关投资严重缺乏流动性,加之页岩气相关投资往往动辄上亿,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各路资本投资的积极性。在前两轮招标中中标的民企,之所以迄今为止多按兵不动,原因与此不无关系。据此,笔者认为,此次国家页岩气产业政策明确将相关补贴政策与开采出来的气量挂钩,进一步强化了只能通过顺利开采工业气流方能盈利的预期,而并未就页岩气相关开采权利、资产等交易市场建设有任何着墨,应该说是一大遗憾。  再次,入网问题。此前国家能源局已就油气管网开放征求各方意见。据媒体报道,政策对油气管网开放程度开的口子非常小,即需要管网存在多余运能的情况下才可以开放。运能大小,管网企业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国家监管的成本非常之高。而页岩气的特点决定了它不可能像常规天然气那样,拥有较为长期的、稳定的工业气流,对入网的要求会更加灵活,无疑会在入网过程中面临诸多障碍。此外,美国页岩气革命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正是其四通八达的管网体系,便于开采出来的页岩气就近入网。而我国目前建设形成的天然气主干管网仅6万余公里,仅是美国的十分之一。而页岩气开采区域多位于偏远山区,管网并未到达,给页岩气入网带来难度。无论是通过敷设管网,还是通过压缩等方式外运,无疑均增加了页岩气的单位成本,增加投资风险,降低投资回报。所以,尽管页岩气产业政策对入网制订了支持政策,但管网条件和现实国情决定了页岩气入网,绝不会如想象般轻松。  再一个挑战便是价格市场化的问题。国家页岩气产业政策非常明确:页岩气执行市场化的价格。目前,国内天然气价格除部分国产液化天然气(LNG)基本实现市场化外,所有管道燃气仍然执行政府指导价。在这种情形下,页岩气价格实行市场化,只有如下几种可能路径,要么不经过任何第三方管网,直接供应终端消费者;要么液化,进入LNG市场;要么进入管网,但直接与终端企业签署销售合同。前两种操作性较小,后一种则对现有天然气价格管理机制及管网开放提出了大幅改革的要求,无疑也非一日之功。  期待相关政策实施细则能够尽快出来,以尽早带动我国页岩气的真正繁荣。

美国一手打造的页岩气革命蔓延全球,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世界能源的格局。而中国的页岩气开发摆出了轰轰烈烈的阵势后,如今却在现实中陷入了沉寂。

世界上对页岩气资源的研究和勘探开发最早始于美国。2008年前后,美国页岩气产量暴涨;2009年,美国以6240亿立方米的产量首次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

国际机构和中国的相关地质部门都认为,中国也蕴含极其丰富的页岩气储量,并在全国如火如荼地鼓励页岩气开发,从政策体制上为页岩气大开方便之门。

毋庸置疑,借着页岩气的开发,的确撕开了我国油气开发上游领域垄断的口子,有助于油气行业的多元化发展。但是,仅仅从页岩气开发本身来说,中国的页岩气开发似乎远未达到预期。

十二五的页岩气产量目标未达标;现在距离十三五的目标还有多远?除了涪陵、长宁等有限几个页岩气产区,其他地区的页岩气开发为何陷入沉寂?反思我国页岩气的开发,轰轰烈烈的页岩气革命是否用力过猛?

「兴起与蔓延」

页岩气在非常规天然气中异军突起,为全球能源市场注入了新的力量,成为全球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新亮点。随着新技术更为广泛的应用,其冲击力或将更为强烈。

世界上的页岩气资源研究和勘探开发最早始于美国1821年,第一口页岩气井钻于美国东部步入规模生产,20世纪70年代页岩气勘探开发区扩展到美国中、西部,20世纪90年代,在政策、价格和开发技术进步等因素的推动下,页岩气成为重要的勘探开发领域和目标。

数据显示,2010年美国页岩气产量已经超过了1000亿立方米。在5年的时间里,美国页岩气产量增长超过20倍从2006年仅为其天然气总产量的1%,到2010年增长至美国天然气总产量的20%。

根据美国能源情报总署的统计,2017年全美的页岩气产量约为4620亿立方米,较2016年的4316亿立方米增长7%,且其开采量占全美天然气开采总量一半以上。其中,产量最大的马赛鲁斯盆地,其2017年的产量为1775亿立方米,超过中国2017年全部的天然气产量。根据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生产快报统计数据,我国2017年天然气产量为1490亿立方米。

在页岩气开采方面,美国无疑是领跑者。从目前来看,美国页岩气成功的商业开发对世界能源格局至少产生了两方面重大影响:一是美国对外能源依存度大大降低,传统能源供应链不得不重新洗牌。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对国际市场能源需求的变化影响巨大,传统供应商不得不寻求新买家。不仅如此,有页岩气垫底,美国所谓的能源独立也有了底气。

能源格局的变化往往会影响地缘政治的格局。分析人士预计,页岩气将大幅度增加全球能源供给;世界最大的能源进口国美国摇身一变成为天然气出口国;世界油气产区更加多样化,新兴能源产区正在挑战沙特和其他中东石油出产国在世界能源市场的中心地位等。

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广彬接受采访时表示,从美国页岩气的产量和出口情况来看,美国页岩气对于全球天然气市场和价格的影响,至少将持续下一个五到十年的时间。

「规划与落差」

美国页岩气从发现到发展经历了漫长岁月,从20世纪70年代末的大发现及早期发展到2000年以来的快速发展。而中国,自本世纪之初开始进行有关页岩气的理论研究,2009年以第一口页岩气资源战略调查井掀开了页岩气勘探序幕。

国土资源部于2010年发布的《我国页岩气资源战略调查和勘探开发战略构想》中指出了初期的发展目标:到2020年,我国页岩气资源战略调查和勘探开发的战略目标,应是在全国优选出50~80个有利目标区和20~30个勘探开发区,页岩气可采储量稳定增长,达到1万亿立方米,页岩气产量快速增长,达到常规天然气产量的8%~12%,页岩气成为我国重要的清洁能源资源。

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国家能源局2012年3月发布的《页岩气发展规划》进一步指出了十二五期间的具体目标探明页岩气地质储量6000亿立方米,可采储量2000亿立方米。2015年页岩气产量65亿立方米。

当时各方对于产量目标的实现保持乐观。在2013非常规油气合作伙伴峰会上,国土部有关人士称已对中国页岩气各个示范区的生产开采情做了摸底和考察,获得乐观反馈。

中石油规划的2015年产能是25亿立方米,中石化规划的2015年产能是达到50亿立方米。但产能不等同于产量。

到2015年的十二五规划收官之年,中国实现商业化页岩气开发的企业只有中石化和中石油。国土资源部2016年初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2015年全国页岩气勘查新增探明地质储量4373.79亿方,新增探明技术可采储量1093.45亿方。2015年全国页岩气产量44.71亿方,同比增长258.5%。

虽然2015年中国页岩气产量与65亿方的目标存在一定差距,但相比同为非常规天然气煤层气,页岩气在中国的起步成果是不可否认的。

2020年作为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有怎样的目标呢?国家能源局发布的《页岩气发展规划》中提出,在政策支持到位和市场开拓顺利情况下,2020年力争实现页岩气产量300亿立方米。

不过,该规划同样指出了我国页岩气发展面临的挑战:建产投资规模大、深层开发技术尚未掌握、勘探开发竞争不足、市场开拓难度较大等问题都是我国页岩气发展需要克服的挑战。